“最美征婚女孩”坚守麻风岛5年:征婚原是玩笑

2017-04-01 07:39:00 北京青年报 分享
参与
只要有时间谢翠屏总会陪在康复者的身边
谢翠屏说看到康复者回报的笑容自己会很开心

  近日,一段“东莞最美的姑娘征婚”的视频走红网络。视频的主角谢翠萍是东莞泗安医院麻风病康复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平时负责帮助、陪伴这里的麻风病康复者。视频中,这名爱笑的90后姑娘和“麻风岛”(属于广东省泗安医院,是个麻风村,四面环水)上的老人像朋友一样一起吃饭聊天,讲述自己帮老人家充话费、去银行取钱的经历。她的经历感动众多网友。

  视频走红之后,有网友评论称赞谢翠萍很美,“本来想打善良两个字,但是出来的是漂亮,才发现它们本来就是相通的”。谢翠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视频发出后自己才看到“征婚”的标题,虽然自己其实不想征婚,但好在能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人知道麻风病康复者这个群体。

  “征婚”原是玩笑或能让人们关注这里

  北青报:怎么想到用这种方式“征婚”?

  谢翠屏:他们(媒体)跟拍了我两天,希望我作为贯穿的线索来拍老人家的事情。后来视频发出去后,别人看到发给我,我才看到。我自己说过“征婚”两个字,不过那是开玩笑的,结果变成主题了。那个记者第二天发短信来跟我道歉,我说虽然这样不太好,但是能让很多人知道麻风病康复者的现状。本不想征婚,视频出来之后有人给我打电话,有认识的人和陌生人。有人很认真地跟我讲,我会跟他们解释说,你看完那个视频了吗?如果你看完就会知道不是这个意思。

  北青报:视频走红之后给你的生活带来哪些影响?

  谢翠屏:有人会到村里来找我。可是我觉得认同一个人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这种突然带着崇拜出现、要“交一个朋友”是不正确的。

  北青报:这份工作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一些困扰吗,比如说不容易找对象?

  谢翠屏:难找对象跟在什么地方没太大关系啦,我有很多朋友,每天也都可以出去的。我觉得不理解这个工作的人,本来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呀。

  在麻风岛5年

  接触康复者不害怕

  北青报:第一次接触“麻风岛”是什么时候?

  谢翠屏:2010年五一来泗安参加志愿活动,是我第一次接触“麻风岛”。当时大概有30个志愿者过来,大家一起在这里住了三天,跟老人们聊天、表演节目。后来,每一两个月的周末我会来一次。我们也去广东其他的康复村,在条件差一点的村会做比较重的工作,比如说挑水泥。

  北青报:最初接触麻风病康复者会害怕吗?

  谢翠屏:不会。跟我一起来的大学生有的之前来过,他们都不怕。我觉得是没有必要怕的。麻风病传染性很低,95%的人有天然的免疫力,剩下5%的人不小心跟没有处理过的带菌者密切接触才有可能传染上。而且现在村里全部都是康复者,是康复了几十年的人。

  北青报:平常在康复村主要的工作是什么?

  谢翠屏:我应该是这么多员工里最有空的。医生护士有规定的事要做,我只有有事情的时候才特别忙,没事可以去闲逛、跟老人家聊天,看看他们最近的情况、需求啊。我们一年有几次比较大的活动,那时候就会很忙。现在是有空的时候。周一到周五是固定的工作日,周末每三个星期要值班。志愿者都是周末过来。

  北青报:什么时候正式留在泗安工作?

  谢翠屏:2012年毕业的时候,遇到市里有一个社工的项目在这里,他们刚好需要人,我就留下了。当时的工作主要是带青少年来这里种田,种的菜也是给康复者吃的,就是让他们了解这个群体。社工做了一年,有一次我在村里闲逛时看到医院的易院长,他知道我一直在村里面,知道我跟老人家关系好。那时候这里成立了康复中心,正好需要医生、护士和行政人员,易院长说“要不你就过来吧”。

  仍有康复老人

  难以被家人所接受

  北青报:泗安岛上现在有多少康复者?

  谢翠屏:岛上现在有74个人。这些老人发病都是八十年代以前,那时候没有治疗的药,就造成他们肢体残疾。当时人们比较害怕这种病,他们有的被家人抛弃。八十年代病治好了,他们还是不能回去,不想给家里造成负担。现在这里大多数老人有七八十岁了,最早的是1958年过来的,六七十年代来的最多。这里最多时有800多人。后来有的出院了,有的去世了,剩下43个。2011年,台山另外一个医院合并过来,变成了87个。

  北青报:有多少康复者能够与家人取得联系?

  谢翠屏:跟家人有联系的老人大概占60%,有的是本来就有联系的,有的是后来找到的。有的老人虽然有家人的电话,但是(家人)很难才接一次电话,接的时候会不耐烦。2011年的时候,有一个老人想叫我和另外一个老人一起去他家邀请他的侄子过来,把自己存的钱拿回家。他最亲的就是那个侄子了。可是这个侄子也是不愿意来的,他向我们提出“你们要不直接把钱带过来吧”。这个老人为了见侄子一面,会存钱让侄子过来拿钱。在部分年纪大的人看来,无论怎么宣传,麻风病都是可怕的,因为早就根深蒂固了。但是我能看到这里在一点一点变好,现在老人家去市场,市场的人也会不怕啊,(彼此之间)也是很熟的。

  北青报:这些年岛上变化很大?

  谢翠屏:变化是非常大的,现在可以说(老人)有需求都可以做。

  北青报:麻风村的工作开展上,目前有什么困难?

  谢翠屏:这些老人家多病痛,很多不是能简单治好的,这一点无能为力。还有一些老人想见家人也见不到,家里人不理会。因为近几年的宣传越来越多,现在对麻风病有了解的人越来越多,这是好事。然而还是有不了解的人,依然会认为这些康复者很可怕、会传染,毕竟几百年来根深蒂固的恐惧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消除的。(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吧。

  看到康复者

  回报笑容会很开心

  北青报:对自己现在的工作满意吗?

  谢翠屏:现在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顺便还有一份工资。我很享受这里的生活,有的人喜欢热闹,有的人喜欢安静,这里很适合我的性格。

  北青报:现在做的工作会让你觉得开心吗?

  谢翠屏:你把一个东西给人家,人家马上就会开心,会想着去报答你,这个是很简单,可也是很难的事。我自己很单细胞生物,一碰就有反应的那种。在这个地方,我可以得到的是,你对一个人好,他就回报笑容,然后我就会很开心,这么简单的(举动)就可以产生那些养分来养我。我们这里年纪最大的老人今年99岁了,他现在躺在床上,我每天都会去看一下。大概四年前,他还可以走路,我记得他种了很多玫瑰花,每天挑两桶水去浇花。那时候我还没有毕业,大概一两个月来一次。我就跟他说“要不你种一些玫瑰花,毕业时送给我吧”,第二次我来的时候,他开拓了两排泥土堆,上边扦插了好多的玫瑰花。

  北青报:这份工作给你带来什么变化吗?

  谢翠屏:这个有记者问过我,可是我现在都想不到。因为大家都说我没有变化,没有变化应该也是很厉害的吧(笑)。

  文/本报记者 张帆 供图/受访者

责编:朱马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