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性教材真的会吓到孩子吗? 学生:小题大做

2017-03-20 07:11:00 中国新闻网 分享
参与

有人认为,儿童性教材中出现性器官的图片和词汇尺度过大。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摄

  3月初,杭州一个小学生妈妈在看过《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节选了低年级教材个别页、个别插画出现的生殖器官、性交等内容,发微博质疑教材“尺度太大”。经由网络炒作,这一话题迅速成为网上焦点。教材的主编、北师大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院教授刘文利以及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也因此被推上风口浪尖。

  此次被质疑的教材是否真的尺度过大?类似的性教材真的会吓到孩子吗?学校在使用这些教材时会如何把握尺度?就这些问题,记者实地走访了几所已开设性教育课程多年的学校,了解学校、老师、家长、学生的真实感受。

  民 办 校案例

  10年实践家长、学生皆受益

  大兴区行知学校

  探访时间:3月14日下午

  学校实践:将性教育纳入校本课程

  使用教材:《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

  教材 开课前先了解家长意见

  据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介绍,目前《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已在北京市18所民办打工子弟学校作为性健康教育的校本课程教学材料使用。3月14日,记者前往其中的一所实验校——大兴区行知学校实地走访。

  “如此断章取义地否定一套教材,这不公平。”大兴区行知学校六年级学生家长贾女士对记者说道。前几天,儿子回家告诉她,学校最近“火”了,原因是学校校本课程里使用的一套教材——《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这本从孩子一年级入学就开始使用的教材,最近突然在网络上“爆红”,原因是因为“尺度大”。

  朱先生的儿子与贾女士的儿子同是该校六年级的学生,孩子们都使用了这套教材,他也从未听说过学校里有家长反对这套教材。朱先生说,开始使用教材前,学校就邀请家长到校,由北师大的研究生给家长培训,让家长了解儿童性教育方面的知识,并了解家长对课程有什么意见。

  “现在八九岁的孩子,比我们80后家长成熟多了。”贾女士说,学校即便不讲,孩子获取性知识的途径也有好多。“告诉孩子正确的知识,更教会孩子如何保护自己,不是比他们去网上搜些真假难辨的知识好多了吗?”

  课程 学生反馈是教材改进的重要参考

  作为一名参与教材实验的一线教学教师,从2011年起,李明整整陪着这套教材走了5年多。她是大兴区行知学校的英语老师,同时兼任这套教材的授课教师。

  大兴区行知学校校长沈桂香很支持在学校开设儿童性教育课程,早在2007年,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就已在这所学校的一年级进行性教育教学实践。目前学校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总共23个教学班都开设这门课程。

  因师资紧张,学校没法为这门校本课程设立专任教师,只能由其他科目的老师兼任。目前该校有10至12位老师都教过这门课,所有上课教师都要接受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的培训。

  “这套教材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个年级分上、下册,每个学期六课时,一周一节课。”李明全程参与了教材最初实验的阶段。虽说一周就占一课时,但那时她几乎一周的课余时间,都在为这一节课服务。

  当时上课前,包括该教材的主编、北师大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院教授刘文利在内的课题组专家、组员,要先与任课老师就课程进行研讨。之后,任课教师要将电子版教案发给项目组,在专家的指导下,对教案进行第一轮修改。之后,老师才能拿着修改好的教案开始讲第一节课。正式开课时项目组还会对上课情况全程录像,录像内容会再次讨论,对课堂讲授内容进一步斟酌,以便进一步完善课程内容。之后,任课教师还要进行课后的反馈并书写教学反思发给项目组。

  李明说,教材中的每一节课都是学校老师在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专家以及组员的共同研究下,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抠”出来的。从使用至今,教材进行过多次修订、审核,吸收了老师、家长,乃至学生的意见。课程讲授结束,学生都会进行单独访谈,学生访谈意见也是教材改进的重要参考。

  教师 通过培训先“脱敏”

  吴玲是学校的数学老师,日常也兼任性健康教育课程授课。她参加过在北师大举行的针对这套教材的授课教师集体培训,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培训的第一课就是让教师“脱敏”。

  她回忆说,刘文利会让老师们分组,之后让大家写出自己平时所知的描述性生殖器官的全部词汇。之后,刘文利会带大家读出正确的性生殖器官的学名。开始时,大家都不好意思大声读。但慢慢地,当老师可以面向这么多人,大声读出这些词汇时,“脱敏”也就初步完成了。

  随着参与学校的增加,性健康教育课程老师有更多交流伙伴。培训中,老师们还要根据自己即将要教授的年级,选择对应的课程,进行集体备课。每个小组的每个人都要上台试讲一节课,之后还要评课。“同一节课会有两个老师分别试讲,老师们就可以对比两人所讲内容,进行分析、点评”,吴玲说。

责编:张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