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听讲座抱回数千元药品 产品写有饮料字样

2017-02-22 11:30:00 大众网 分享
参与

  原标题:老人听讲座抱回数千元药品 产品写有饮料字样

  家中老人的行动突然神秘起来,连续几天外出听课,先是带回不知来源的小推车,然后就是抱回价值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药”。如果子女表示反对,老人还会生气,埋怨儿女不孝。近段时间,青岛早报连续接到读者反映,称家中老人买回来路不明、宣称能治病的“药”。而这些产品上,不仅没有“药准字”等合法标识,还写有“饮料”等字样。

  根据市民提供的线索,早报记者对位于福州北路135号恒懿堂药店二楼的销售场所展开暗访。 3天时间里,记者看到上百名老人进出此地,一群20多岁的年轻人殷勤接待,据这些老人说,他们是在此听养生讲座。记者进去想要听一下,但是不到10分钟就被“请”了出来。

  究竟是什么“讲座”如此神秘?记者继续守候。讲座结束后,记者从一位老人手中拿到一份讲座上发放的宣传材料,上面宣称这里销售的“养视胶囊”是吉林大学生命科学院、中科院海洋研究所联合技术支持、可以解决老年人眼部问题的“药”。

  当记者采访吉林大学生命科学院、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两家单位时,对方均表示“毫不知情”。昨天,记者联系食品药品监管、市场监管两部门,揭穿了这个“食品治疗疾病”的“局”,两监管部门已经分别对这家名为 “青岛恒康家园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单位立案调查,并且查扣部分产品,希望避免更多老人上当。

  举报

  老父亲突然要“药费”

  “我父亲正在福州北路一家药店的二楼听养生讲座,可能是销售什么产品的课。”2月19日,青岛早报“3·15”维权热线接到市民张女士的电话,她说自己前一天晚上回家,得知父亲已经外出听了一下午的课,并且问她要钱说去买“眼药”。 “我觉得很蹊跷,感觉不是正规途径买药。 ”张女士说,她试图阻止父亲去,但没有成功。

  “我和他聊天得到了一些信息,原来这个地方的工作人员给我父亲检查了眼睛,说有比较严重的症状,需要吃他们销售的一种叫‘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的产品来改善。”张女士说,她就从事食品加工行业,看见这个包装,感觉这个产品仅是食品,上面虽然标注生产企业是制药的,但除此之外和药品没有任何关系,怎么可能治病?“父亲对我打听这件事很反感,他说听课的时候,有之前吃过产品的人分享经验和感受,都说对眼睛及其他疾病有改善。 ”张女士说,她为了改变父亲的观点,还带着父亲到青岛市眼科医院等两家正规医院挂专家号做了检查,结果一致认为,她的父亲因为年龄较大,有轻微白内障,眼压正常,晶体也很好,不需要任何治疗。张女士告诉记者,尽管如此,父亲还是坚持要去听课,并埋怨她“不关心老人”。

  记者查看早报近期“3·15”维权热线投诉情况,发现类似情况还有不少,其中有3条线索都和张女士反映的类似。记者决定到福州北路135号的这家药店二楼一探究竟。

  暗访

  2月19日——2月20日2月19日

  陪“奶奶”听讲座“祖孙俩”一起被“请”走

  2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福州北路135号的恒懿堂大药房,刚走到药店附近,就看到多名年轻人身披红色绶带,上面写着“光明援助计划”“爱眼护眼工程”等字样,在药店门口搀扶着老人进入。

  记者提前找到一位要进入听课的老人,经过商量,老人同意记者以其孙女的身份进入药店。进门后,记者看到不少老人手里拿着号码牌在排队,一间装着玻璃门的房内放着一台检测眼睛的仪器,门口排队的老人都在等待检查。二楼门口有两名工作人员,每进来一名老人就核对其手里的号码牌,并且登记是哪个销售人员介绍来的,没有介绍人就不能进入屋内听讲座。

  记者跟在一名老人身后进入了二楼室内,一进门只见整条走廊挂满锦旗,内容都是会员的感谢,足有30多面。室内大屏幕上播放着产品宣传视频,还没到开课的时间,房间内已经坐满来听课的老人,身披红色绶带的工作人员来回忙碌着,安排座位。

  记者从这些听课老人的讲述中得知,这已经是他们连续第二天来听讲座,整个课程共3天时间,有老师给他们上眼部保健的课。每次上完课,工作人员都会免费给他们发两包 “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让他们回去试喝,第二天还要回来说说试喝后的感受。

  “我早上6点起床,坐了近4个小时的车来听课。 ”坐在记者身边的一名老人告诉记者,她家住在流亭国际机场附近,为了赶上午10点的眼部检查,她先坐642路车,倒502路车,再倒363路车到这里听讲座,下午4点左右结束讲座,大约晚上快8点才能回到家。一旁另一位老人说,他眼睛看不清楚好几年了,在小区遇到销售这款产品的工作人员,听说他们有办法,就过来试试。

  记者与这些老人聊了五六分钟,就有工作人员发现了记者,这名工作人员将记者和记者的“奶奶”都叫到一边,递给老人两包“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要求记者和“奶奶”立刻离开。“奶奶”表示想做眼部检查,工作人员表示不行,要求老人立即带着“孙女”离开现场。记者询问为什么要离开,工作人员没有给出任何答复。最后,记者和那位老人只好离开。

  2月20日

  销售人员微信发照片当天发了6000元奖金

  次日下午4时许,是这家公司这轮“讲座”结束的时候,记者在店外守候,发现很多老人从药店门口出来后,手里都拿着一个小推车,其中有部分老人还有工作人员陪同,帮老人拿着手提袋,里面装着十几盒绿色的盒子。这些工作人员甚至将老人送上公交车,也有部分人直接用手机软件叫来网约专车,和老人一起坐上专车离开。记者发现,还有工作人员拿着POS机和老人一起离开。

  “那些是购买了他们产品的人,有专人服务,一起送回家并且收钱。 ”一名听完讲座没有购买产品的老人在等公交车时告诉记者,“里面卖的产品应该是好东西,就是价太贵,我买不起。 ”这位老人说,898元买60小包,如果每天吃3包,也就能吃20天,这样算每月需要1000多元钱。 ”这名老人说,她每月的退休金仅有2000多元,这样的价格她接受不了。这名老人还告诉记者,她看到有人一下子就买了十几盒,一盒大约30包。

  当天下午,记者在福州北路的洪山坡公交站,还见到正在送老人上车的销售人员王某。记者以路人身份和他聊天,称家中老人可能需要他们的产品,王某同意记者加了他的微信,当晚记者和他在微信上聊了起来。王某在微信中告诉记者,他刚到这家公司做销售工作不长时间,在这里工作的底薪是每月2500元,销售产品有10%的提成,然后还会有一些奖金。他透露,很多销售人员每月能拿到上万元的提成,甚至有人称自己去年赚了100多万元。王某在微信中告诉记者,当天晚上公司开会,会上现场就发放了6000元现金作为当天的销售奖励,当天业绩较好的几个销售员上台领奖时还合照了。王某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随即给记者发来一张图片。

  王某说,他们销售人员是一拨人打电话约老人,另一拨人接待并向老人推销产品。

  负责人现场难圆其说

  昨天,在检查现场,面对执法人员和记者的询问,刘某经常答非所问,漏洞百出,以至于很多说法都无法自圆其说。

  执法人员:你的这种微囊粉,对不对外销售?

  刘某:产品是给顾客免费试服,处在宣传阶段,还没开始销售。

  记者:2月20日,我们在暗访时,就有老人表示已经交钱购买,你们的销售人员与暗访记者微信聊天时,发来销售人员拿奖金的照片。你怎么解释此事呢?

  刘某:我刚回青岛,不清楚。

  记者:你这个产品是食品还是药品?

  刘某:是食品。

  记者:那为什么在宣传单页上说可以治眼部问题呢?

  刘某:这种微囊粉中的成分本身是有益于眼睛的,还对肠胃有好处,可以提高免疫力。

  记者:你的员工说可以治疗白内障,这种说法对吗?

  刘某:这个说法是不对的,他应该调整说法。

  调查

  看见执法人员赶紧劝走老人

  昨天上午9时许,记者第三次赶到福州北路135号恒懿堂药店。记者发现,不少老人顶着寒风赶过来,记者询问得知,他们都是来交钱买药的,还有部分是被约来“检查眼睛”的。确定这里还要向老人销售产品后,记者联系了市北区食品药品稽查大队、市北区合肥路食品药品监管所、市北区合肥路市场监管所。

  上午10时30分,执法人员来到现场,记者简单介绍情况后,他们决定进入药店突击检查。记者跟随他们从药店大堂穿过时,已经有几名老人拖着小推车出来,并且有销售人员拎着手提袋陪同着要离开。执法人员询问他们是不是来听讲座的,很多人点头说是。

  记者随执法人员快步走上二楼,室内仍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待接受眼睛检查,几名身穿西服、佩戴绶带的年轻人分散在室内各角落单独给老人讲解着产品。

  执法人员了解到,这里是一家名为 “青岛恒康家园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销售点,大厅西北角摆放着人参、松子油等产品以及眼部按摩仪等。食品药品执法人员检查产品后告诉记者,这个眼部按摩仪很普通。 “我见过类似的眼睛保健仪,进价不到10元钱,有人就能卖到200多元一个,都是在玩噱头。 ”执法人员告诉记者。

  现场墙上张贴了不少关于红松、光明援助计划的宣传画,分发给老年人的宣传单页上宣称“1小时48分钟直达病灶,可以有效解决眼问题”“养视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可以清除眼部毛细血管的毒素和垃圾,补充足量的叶黄素,可以解决许多种眼问题,安全、可靠、有实效”等,并且还宣称“光明援助计划在青岛开展2年来,上万名老人实现了视力提升”。这张宣传单页上还附有4名消费者现身说法,有的消费者说:“吃了这种微囊粉后,10多年的高血压也降下来了。 ”

  因为执法人员到来,现场业务员赶紧将老人们劝走,并迅速把一些摆放在现场的宣传“易拉宝”转为面朝墙壁,遮挡住正面的宣传内容。记者想要察看他们分发给老年人的宣传单,工作人员赶来夺走,随后还阻碍记者采访。执法人员当场制止他们的行为,他们才向后退去。

  公司负责人前言不搭后语

  在执法人员检查过程中,一名姓刘的男子赶来现场,自称是这里的负责人,从外面赶回来配合执法检查。“你在这里销售这些产品有多长时间了? ”执法人员询问刘某,刘某回答说:“这刚过完年,我们还没有正式开始,正在做宣传。”

  但记者看到墙上营业执照上的登记时间是2014年5月,不少“会员”送来的锦旗上的落款时间是2016年。

  记者根据之前暗访到的情况询问刘某“微囊粉能不能治病? ”刘某表示“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是一种食品,对健康有好处。记者追问刘某,“宣传单页上说是吉林大学生命科学院、中科院海洋研究所联合技术支持,有这件事吗? ”刘某含糊了半天,最后说“产品的技术成分是他们支持”,至于提供什么样的技术支持,刘某始终无法说出。

  记者还有问题想要询问时,刘某声称记者这是在难为他,并且开始转移话题。

  执法人员随后注意到,青岛恒康家园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是李某,并不是刘某。刘某解释,他跟李某是同事关系,他主要负责这个销售点。刘某称,前来参加讲座的老年人都是公司的会员,至于怎样才能成为公司会员,他并没有说。

  拖延1个半小时才打开仓库

  执法人员检查了现场的一些房间,只找到了几个“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的空包装袋,并没有找到包装盒。执法人员想要查看产品外包装时,刘某声称,产品已经升级,厂家是散装送来的,现在没有货了。

  执法人员检查到入口的一处小房间,这个房间锁着门,刘某声称,是存放员工私人物品的地方。记者从门缝里看到,里面堆放了大量盒装物品。执法人员要求刘某打开房门,刘某一会儿说拿钥匙的人外出了,一会儿又说已经给对方打电话了。富有戏剧性的一幕是,面对执法人员的再三催促,刘某现场给员工打电话:“你在哪里,钥匙赶紧拿回来。 ”而接电话的员工就在旁边的屋子里,两人相隔不过五六米的距离。

  “你再不打开仓库门,我们就联系公安部门以及开锁公司来强制开门了。 ”执法人员告诉刘某。一直拖延到12时27分,执法人员在等了1个半小时后,决定找开锁匠开锁。看到执法人员开始联系了,刘某的员工才赶到现场,打开了仓库房门。

  进入仓库后,记者看到地板上堆放了大量散装的“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还有一些袋装即食海参等产品。执法人员当场指出,食物不允许落地摆放。执法人员检查发现,除了青岛尚医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这些“养视”牌“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外,还有一些绿色包装的、产地为吉林的“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刘某说,这是以前销售的,现在已经不再销售了。

  执法人员随后要求刘某提供 “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进货台账、相关资质证书等材料,但一直到下午2时许执法人员离开时,他们也没拿出厂家的相关资质等材料。执法人员随后封存并查扣了总计2000多袋“松子油叶黄素酯微囊粉”,要求刘某第二天带相关的证明到市北区食品药品监管局配合调查此事,早报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此事。

  来源:青岛早报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