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河北讨薪手脚遭打断 警方:开发商13人涉案

2017-01-11 07:04:00 澎湃新闻网 分享
参与

  

 

赵家友被打,左下肢外伤,左腓骨多段骨折,右手外伤,右手第4掌骨基底骨折,枕骨骨折。

  双方结算存在争议

  重庆市政府工作组成员李小华告诉澎湃新闻,经调查,去年10月22日,在定州市东明家具广场售楼部,工程承包方赵家友和开发商副总经理甄波洽谈工程结算时发生口角争执,双方说辞不一,承包方赵家友及农民工代表被赶出东明家具广场遭到多人殴打,目前开发商否认其法人冉庆军现场指挥打架。

  丰源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甄波告诉澎湃新闻,河北中企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未曾受到其委托,没有到现场了解取证,故认为乙方定州市开元建设有限公司出具的工程结算书无效。

  重庆市政府工作组成员李小华告诉澎湃新闻,经过定州市政府和重庆工作组了解,河北中企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的资质无问题,因为施工方单方面提供材料做结算书,双方存在差异大,无法认同。关于工程结算需要通过司法程序进行解决。

  周邦成在调查过程中从丰源房地产公司拿到一份以该公司名义出具的项目结算单,该清单与河北中企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完全相反。澎湃新闻从结算清单看到,“施工单位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应支付建设单位损失及超支工程费888.43万元”。换句话说,工人们反倒欠开发商888.43万元。

  澎湃新闻发现,从去年12月2日起,丰源房地产公司在定州房产网公众号以及当地媒体发布此事件情况说明,称赵家友等人被打一事是“冒充农民工手持甩棍恶意讨薪”,并表示按施工合同约定,东明家居广场的工程由定州开元建筑公司即合同乙方总承包,实行包工包料,工程款在工程完工、竣工验收后支付。乙方至今没有完成工程,也不配合合同甲方即丰源房地产公司进行工程结算。

  该情况说明却又称,丰源房地产公司已经提前支付全部工程款、超额支付了乙方农民工工资。

41岁的工人石纪斌在四处透风的工棚内住着,希望今年不要空手回家。

  希望今年不要空手回家

  重庆市政府工作组在调查农民工工资时,在定州胜利街建华社区的工棚个内,41岁的石纪斌拿着泡面走在工棚窗前哼唱“每天计划着如何省钱,一碗泡面泡出我们的苦辣酸甜……”2015年6月到东明家具城做水泥工到工程结束, 8万块工资石纪斌一分钱没拿到。

  用模板搭建的简易工棚里,虽盖着两床被子,但从工棚顶、门缝及从模板墙洞钻进的冷风还是会把他冻醒。买不起电暖器,也舍不得买电热毯,石纪斌就把灯泡和电线移到了离枕头很近的桌旁。

  工棚里,挂着三件一年经常换洗的衣物,几双穿破带着泥巴的工鞋摆在地上。石纪斌搓搓手告诉澎湃新闻,挣钱不容易,夏天很热,冬天很冷,家里还有老人,去年回家过年时,因为没拿到工钱,他和父亲在家里吃了一整冬的土豆,他希望今年不要再空手回家。

  工友鲁朝云被打受伤后,妻子两次从重庆涪陵赶到定州看他,因为要照顾老人和孩子,来几天又赶回涪陵。“每次离开她都是抹着泪走的”,说完,鲁朝云的声音变得沙哑哽咽。

  鲁朝云告诉澎湃新闻,妻子每天等母亲和孩子睡下后才关上门低声给他打电话,7岁的儿子一直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回来要给我买玩具,我考了100分,我们想你”。

赵家友和工友们在工棚的院子里。

  晚上睡不着时,鲁朝云经常翻看孩子和妻子的照片,因为长时在外打工,连一张全家福都没有来得及拍。他很担心患癌的母亲知道自己的遭遇后身体受不了,在一次与母亲通话时,鲁朝云谎称“我在工地上一切都很好,工程顺利,吃的好,穿的暖”。

  鲁朝云说,春节他不敢回家,害怕见到母亲和孩子,害怕他们看到自己“伤残”时那种难过的情形。在听到重庆市政府和定州市政府都在调查讨薪问题时,鲁朝云说,他相信政府会解决好,他也愿意等。

一名工人在院子外,用冷水洗脸剃胡须。

  住院治疗10多天后因没钱支付医疗费,赵家友拒绝医生住院治疗的劝告,回到工棚疗养。因为身上多处骨折,赵家友在工棚内只能侧躺。他说,自己经常整夜睡不着,还经常性头疼犯迷糊,他担心从此留下后遗症无法干活。

赵家友和工人们承包的定州市东明家具城商业楼如今已经开业正常运营。

  李小华说,重庆工作组在调查期间并未见到开发商负责人冉庆军。事件发生后,冉庆军也并未出面向被打的农民工进行道歉。对于5名受伤民工赔偿问题,只能通过法律程序解决。目前,调查组还在对事件跟进了解。截至发稿,施工方木工、水电等班组工程款仍未拿到。

  


  人民日报谈农民工讨薪:拖欠数百万 罚款却不超2万


  保障工资支付的法律制度仍不健全,解决欠薪问题的刚性不强,直接影响了依法行政的手段和效率。如企业拖欠工资的违法成本过低,最高罚款不超过2万元,与用人单位动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拖欠工资数额相比,不足以起到震慑作用。


责编:张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