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人后逃亡23年 女儿如今已成法学研究生

2016-12-23 10:16:00 红网 分享
参与

12月4日,望城公安民警正在审讯犯罪嫌疑人刘昌仕(化名)。 警方供图

  指认现场时,远处人群里有他的兄长。逃亡23年,如果不是民警提示,他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

  父母亡去、妻子改嫁,幼小的女儿由哥哥收养,已经成了学法律的研究生。如果不是因为落网,他统统不知道。

  命案不仅让好几个家庭支离破碎,自己那个家,他也回不去了。

  26岁的刘昌仕(以下均为化名)扣动猎枪扳机,枪口微微飘烟……一共有三人倒在了血泊中。

  逃亡23年,改掉的不仅仅是名字和身份,还有再也回不去的家。妻子改嫁、父母离世,即使被警方带到老家案发现场,他也只能凭模糊的印象进行指认。不远处站着的,是他最亲的兄长,如果不是民警提醒,他也认不出来了。

  他逃走时,女儿只有两个月大。如今已经是一名学法律的研究生。他说“欣慰”,“儿女双全”。但女儿一直没来看他。

  12月22日,记者从长沙市望城区检察院了解到,刘昌仕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准逮捕。

  “我知道自己会被判得很重。”刘昌仕现在唯一牵挂的是远方的小儿子。他希望亲属能照顾这个还未成年的孩子。

  案发地

  变化太大,几乎不记得了

  日前,刘昌仕在警方的押解下,回到了原望城县格塘乡(现为长沙市望城区格塘镇)。他已经23年没有回到这里了。

  城市的快速建设,让刘昌仕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场景。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干过什么事,但对于现场指认,只能依靠模糊的印象了。

  23年前,刘昌仕是一个在杨家山街上租小铺子,做猪油、板油生意的小老板。生活似乎还不错。

  刘昌仕落网后,对警方说起了几件让他一度“非常苦恼和气愤的事”。吴天是刘昌仕猪油店里的常客,常常来店里进猪油,因为秤和斤两的原因,双方时常产生矛盾。不久后,吴天的儿子吴凡在刘昌仕的店对面百米处,也摆了一个猪油摊子。

  即使愤怒,刘昌仕说自己还是得忍着,把猪油卖给吴天。

  刘昌仕还说,在这个时候,附近一个叫程军的男子时常带着人来刘昌仕的店子里,要刘昌仕用烟、酒来“孝敬”他们。刘昌仕夫妻希望可以送点礼物息事宁人。但“看着拿着烟酒到处去求人的老父亲,被人打耳光的怀孕妻子”,刘昌仕心里既害怕又愤怒。

  程军朋友路浩的妻子在刘昌仕店旁边开了一家小百货店,平日里程军一行人常常过去喝酒,在刘昌仕看来,他们“吵得自己几乎没有办法做生意”。

  刘昌仕说,自己在望城坡的一家器材店里买了猎枪和十颗子弹,平日一得空闲就在纸上一遍遍写下这几个人的名字:吴凡、程军、陆浩……

  老父亲

  父母过世,他完全不知情

  刘昌仕在家排行老四,人送小名“刘四爷”。如果没发生这件事,他或许能在父母面前尽孝。但现实是,23年之后,他才知道父母早已亡去。

  刘昌仕能记住的,或许只有当初逃跑时,对老父亲讲的话:“好好保重”。

  1994年1月27日20时许,26岁的刘昌仕背着猎枪和随身携带的水果刀,骑着自行车,来到吴凡经营猪板油生意的店里。两个人再次产生了争吵,吴凡见刘昌仕带着枪立刻扑过来抢枪,吴凡的妻子李爱见状也上前帮忙,几个人一直从屋内抢到屋外。

  刘昌仕担心枪被抢走,拿着水果刀朝吴凡的头部捅了几下,吴凡受伤后松了手,刘昌仕朝吴凡开了一枪。接着刘昌仕又往枪里上了一颗子弹,朝已怀孕六个月的李爱开了一枪,见李爱倒地后,匆忙逃离了现场。

  随后,刘昌仕又骑自行车去到原望城县格塘乡德胜村找程军寻仇。在路上的时候,刘昌仕往其枪里上了一颗子弹。因不知道程军家的具体位置,刘昌仕只能站在禾场里大喊程军的外号。此时,程军的嫂子李娟出来了,说程军不在家。刘昌仕将枪口对准了李娟。

  之后,刘昌仕又去寻找下一个目标路浩。他站在陆浩家附近,大声呼喊陆浩的名字,但陆浩一直没有出现。站在风中的刘昌仕慢慢清醒过来,也开始害怕起来。

  刘昌仕推着自行车迷迷糊糊地慢慢往回走,直到听见父亲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刘昌仕将杀人的事情和扔枪的地点告诉了父亲,叮嘱父亲“好好保重”,之后便骑着自行车逃走了,他想杀了3个人的他“肯定就要死了”。

  前些年父母去世时,他不知道。甚至在他父母看来,这个逃亡多年的小儿子一定早就不在了。

  不放心

  希望侄儿照顾未成年的儿子

  一路逃亡的刘昌仕,先坐车去了株洲,之后乘火车南下广州,在广州打了点零工后他又去到了广西南宁。

  他化名“刘船军”,平时靠做木工,或在工地上做水泥工过活。还和当地一女子结婚,生下了一个儿子,目前已15岁。因为隐姓埋名,他在南宁与第二任妻子并没有领证,所生的孩子也都是跟着妻子上的户口。

  命案之前,刘昌仕原本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他的小女儿,两个月之前刚刚出生。

  逃亡之后,他从来没跟家里人联系过。23年的时间里,妻子改嫁,与家人没了联系。他与前妻所生的女儿当时年幼,也被大哥收养、照顾长大。

  那个家是回不去了。就在指认现场的当日,远处的人群中,有被害人的家属,也有刘昌仕的家人。抬眼望过去,刘昌仕竟不知道谁是谁。看着茫然的刘昌仕,一旁的民警给他提示,他才认出,原来前面的几位男子是他的家人,有他的哥哥,也有他几个侄子。兄弟互相看着对方,但都辨认不出来了。

  刘昌仕的哥哥和侄子曾经来看守所看他。从哥哥口中,刘昌仕知道了女儿的事情,原来他的女儿从小到大一直成绩优异,现在考上了研究生,读的是法律专业,“非常有出息”。

  女儿没来看他。刘昌仕说,“其实我挺欣慰的,自己有儿有女。”

  刘昌仕似乎对于即将到来的判决有心理准备。12月4日早上6点,南宁市良庆区一安置小区内,当来自长沙的便衣民警敲开他的房门时,刘昌仕听到熟悉的湖南口音,就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他黯然低头,叹气道:“我会被判死刑吧。”

  刘昌仕现在唯一不放心的,是远方的小儿子。“我知道自己会被判得很重,希望侄儿们以后能帮我照顾我的儿子,他才15岁。”他说。

责编:谷呈雨(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