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形婚者:公婆在时同床 睡着后再分开

2016-06-22 07:54:00 每日人物 分享
参与

  [摘要 ]苏冰每年会看望公婆三四次,除夕夜会留在婆婆家过夜——公婆睡着之后两人会分房睡,早上五六点在公婆醒来之前,再拼到一张床上。

  台下有人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站在婚宴的舞台上,Rain要假装笑起来。

  他硬着头皮,吻了一下几乎是陌生人的“妻子”的额头,手心全是汗。

  这是一场形婚的喜宴。在北京的朋友圈里,Rain已经出柜7年。新娘子“榛子”也是同性恋。

  他们要为双方远在外地的父母和亲友编织一场谎言。

  Rain的亲友团从云南赶来,作为一个大家族的长子,对他来说,婚姻即使命。

  “走投无路。”在此之前,他已经拒绝了父母介绍的17个相亲对象。

  形婚,又称互助婚姻。指由男女双方组成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形式意义上的家庭。

  这是一个庞大而隐秘的群体。美国的《大西洋月刊》撰文称,“中国越来越多的男同性恋者,正在通过新的方式适应传统的社会规范——与女同性恋者结婚。”

  在Rain看来,谎言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伤害。

  喜宴

《喜宴》是1993年出品的一部同性题材电影,影片由李安执导。

  在北京摆的喜宴有19桌。

  当天出席婚宴的,大多是新郎Rain的父母、亲戚,新娘那边仅有的几个“亲人”,也都是Rain请来的朋友假扮的。

  宴请之前,新郎Rain和新娘榛子达成了一致:不拍婚纱照、不请司仪。

  榛子一头短发,体型偏胖,平日里常常是皮衣皮裤皮靴。

  她几乎不知道该怎么挑选婚宴的服装,仓促拽了两件衣服,一条裙子还是黑色的。

  Rain跑了很多服装店,给她选到一件绿色的礼服,花了4000块钱,可还是不合身。

  亲友们没有看到两人的结婚证。Rain半开玩笑地跟母亲说,“说不定以后还会换呢。”

  母亲对这个新娘子也不太满意,可儿子已经35岁了,能办一场婚礼,也算是了二老一桩心愿:没有结婚证这事儿只要别让爷爷奶奶知道就成。

  慌乱的婚宴,在新娘还算标准的微笑中总算平稳结束。

  因为配合Rain的需求,婚宴产生的一切费用由男方出。

  但他也尝到了中国式婚姻带来的甜头:办了19桌酒,收获礼金15万元。父亲又再奖励给他50万。按照协议,这些钱都是他的。

  婚宴之前,Rain和榛子签了一份《形式婚姻协议书》,协议里明确了双方的权责和利益划分。简单说,“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我俩没有半毛钱关系。”

  《协议》对遗产也做了约束。“另一方无权继承遗产,同时应出具书面说明其自动放弃该份财产继承的权利。”

  结婚证是断然不能领的,Rain明白,一旦双方领了结婚证,这份《协议》就变成废纸。

  Rain把形婚定义成“虚假的婚姻”。“一切都得是假的,工作、家庭、朋友、财产……”

  这场婚宴,不过是应付亲朋好友的一个谎言。

  谎言

  婚宴前的三个月,Rain认识了榛子。微博私信里,榛子也在寻找形婚对象。

  征得男友的同意后,Rain开始和榛子商量具体流程,一起为“如何编造更完美的谎言”出谋划策。

  他早就想好了,“不能用正常婚姻的思维来套形婚,既然要撒谎,就要撒彻底,让这个谎言永远没有被揭穿的可能。”

  榛子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榛子从小生活在河北一个小镇上,来京闯荡后,在一本杂志做销售。她有自己的女友。

  Rain给榛子安排一个新身份:某大型国企的海外推广人,经常去国外出差,收入不菲。这样可以为以后“夫妻”聚少离多做好铺垫。

  他开始虚构“榛子”的家庭:父母双亡。以此杜绝以后双方家庭见面。但思来想去二人觉得不吉利,最后决定互相都说是“父母离异”。离异了,父母还怎么好意思去跟亲家见面?

  6月2日,在咖啡馆里,Rain抿了口绿茶,这是他讲述形婚经历起喝的第三杯茶。“什么都是假的,只有人是真的。”

  一个谎言抛出去,要用千万个谎言来圆,家人也不是没怀疑过。

责编: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