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伙带城里女友回家 父亲特制可冲水蹲坑

2016-02-15 17:53:00 杭州网 分享
参与

  昨天快报记者从一位朋友那里了解到,老家湖北的小刘,大学毕业后留在杭州工作多年,今年也是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朋友说,小刘平时工作和生活中是个非常耐心和细心的人,这次带女朋友回家,因为提前安排考虑周到,效果非常之好。

  昨天,我们采访到了小刘还有他女朋友,请他们自己谈了谈这次回家的经历和感受。

  小刘说……

  2016年春节带她回老家,我筹划很久

  我的老家在湖北一个偏僻山村。

  从山里出去的小伙都不容易。你以为通过一次高考就可进入城市生活,其实还要用一辈子融进这种生活,其间要经历无数考验。恐怕最先遇到一个大考验,就是带女朋友回老家见父母。

  我和女朋友(城里人,父母都是国企领导)在一起快两年,2016年春节带她回老家,筹划很久,可以说用心一年。

  用心一年之意,是指我在过去一年,都在小心翼翼地和她开心在一起,用心维护这段感情。小伙子们,千万不要在最紧要关头,惹她不高兴……

  早在2015年初,我们开始讨论共同意愿——回家互见父母。年中,我们有过几次吵闹,还好我们的脾气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更是忘得快。在这一年里,我会时不时告诉她,回我老家的话,会很艰苦。我会形容怎么艰苦,比如洗澡不是淋浴,而是用浴盆;比如走的山路,有点崎岖难走……总之让她提前有个预判,不至于到了被惊吓到。

  过去一年,我们相处愉快。不勉强,有基础,谈得来,这是见父母的前提条件。

  我父亲用心造出一个城里人用的那种蹲坑

  2015年12月,我打电话通知父母:你们至少提前一个月回家,准备下见面的事情。

  父母在外面打工,见儿媳妇他们期盼已久,自然乐意张罗这件事情。他们答应了。我给他们买了腊月初一的车票。

  回家要准备哪些事情?

  他们主张彻底改造。但我跟他们说,不要太铺张浪费,就是见一次面的事情,不是在这里过一辈子,总体原则是——干净整洁。就这么简单。

  说简单但也不简单,我老家的房子都是木头造的,很难打扫,而且有很多方面说不上干净整洁。

  比如厕所。

  老家蹲的粪坑,那坑里,都是积累的旧物,你懂的,一般要过一两个月整扫一次,用作肥料……

  厕所怎么整?

  重造。我父亲用心造出一个城里人用的那种蹲坑,用水一冲就冲干净。

  再比如碗筷。山里人一辈子节俭惯了,用的碗筷只要不坏,基本不丢弃不换新。

  但这次,我父母全部买了新的,旧的先放着。我回家后首先注意到了茶杯,是很时尚那种,倒上水还会闪光,有点惊艳到我了。

  还有被褥枕套,全是新的;洗脸盆、洗脸帕、浴盆也是全新的;还有窗帘,因为是木房子,以前没有的,窗户只是装了磨砂玻璃,现在为增加安全感,特地装了好看的窗帘……

  我跟爸妈说过,她喜欢吃这两个,他们就买回来了

  2016年2月5日,我们坐高铁回老家。到高铁站后,以前要转几道车,坐2个小时车才能到镇上,这次我花200元打了个出租车,用时一个小时就到了。

  第一天我们住镇上叔父家。因为家里人迷信,说这一天见父母,不是个好日子,第二天才是。

  早前叔父买了一套150方的房子,装修得跟城里人有得一拼,但叔父和婶婶担心我们住不习惯他们家里,就出钱开了一间比较好的酒店房间住下。

  2月6日,在叔婶的目送下,我们包了一辆车进村了。进村路上,蜿蜒盘旋,我跟女朋友介绍了很多树木、景点、趣事,这样,她路上就不害怕不枯燥了,反倒对很多新鲜事很感兴趣。

  进村后,父母亲自来接,帮我们拎行李。

  忽然女朋友说,“停一下,这是溪水的声音吗?”我说是的,回家的路沿小溪而造,脚下就是溪水。

  她说她没看见过那么多山,这些溪水和山,把她惊艳到了。

  到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带她去厕所。

  往后几天,尽管我知道她知道厕所在哪,但我都是陪着她去,毕竟女孩在陌生地方上厕所很需要安全感。

  休息了两个钟头,我又带她去田园间散步,在含苞待放的油菜丛中,她拍了很多照片。拍了远山,拍了竹林,拍了人烟,拍了木房子。

  她说,农村人好少啊。我说,其实人还是多的,都隐藏在山山水水之中,判断他们位置很简单,哪里升起烟,哪里就有人家。

  到了晚饭时间,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和她、弟弟围着一个桌子坐着,我妈做了十几个菜,鸡、鸭、鱼、猪肚汤、还有几道野菜……中间是一个大火锅……

  我妈妈怕她吃不惯主食,就做了一道以前我都没有吃到过的主食,她吃了一个,继续吃,连着吃了好多个。

  居然有虾、螃蟹!

  是的,我跟爸妈说过,她喜欢吃这两个,他们就买回来了,买了好多斤,佐料也买了。我当着众人的面,给她剥了壳,蘸了酱,夹到她碗里。

  我们俩举杯敬爷爷奶奶和父母兄弟,大家吃得不亦乐乎。

  我观察了下,所有的碗筷都是新的,火锅的锅也是新的,连吃饭的桌子都是新的。

  母亲后来告诉我,说她当时见小姑娘吃得这么欢,她那颗心总算踏实了,因为她最怕小姑娘吃不惯她做的菜。

  在山村,晚上可以看星星

  今年春节的天气很是配合,连着晴天。要是下雪天下雨天,肯定狼狈不堪。

  在山村,晴天的福利还有,就是到晚上,你可以看星星。

  晚上我陪女朋友去上厕所的路上,我停下来,把手指上天,我说,老婆你看!

  “哇!好漂亮,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星星!”她兴奋地拿起手机拍照,可惜星空是手机拍不下来的。

  她喜欢吃零食,家里就准备了甘蔗、橘子,还有各种零食,让她一天都停不下来。

  就这样,在家这几天,白天我带她到处闲逛,或在家休息,晚上陪她吃喝玩,总之时刻陪着她。

  两个人在家一共呆了3天(时间太久怕她不习惯)。

  临走前一个晚上,邻居邀我们家去他家吃年酒,拗不过他们夫妻的热情。父亲,还有我俩,就上去了(他家和我家都傍山而筑,他家靠上)。

  女主人炒了十几道菜,算是盛情款待。忽然,女主人跟她说,“我学着包了几个饺子,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卖相难看了点。”

  女朋友眼睛一亮,说真的啊,我喜欢的。女主人拿来一碗水饺,放到火锅里煮熟,小姑娘吃得停不下来。

  她说,她最喜欢吃的主食是饺子,这次她好感动,女主人特地为她做了饺子。其实,是我事先跟女主人说好了的,嘿嘿!

  而我妈,担心她在邻居家吃不习惯,来回跑了两次,第一次端来她特制的那道主食,第二次端来小姑娘曾盛赞的那道野菜。

  这道野菜浓缩成一碗菜,其实需要到山间采集半天,是我妈我弟当天下午去采的。

  2月9日,我们离开老家,返回浙江……

  这次女朋友跟我回家,尽管呈众星捧月之势,但总归有所不习惯,所以我很体谅她,理解她,也心存感激。

  昨天,我一个朋友发了一条朋友圈动态:“城里的媳妇回男人农村老家,真的会遇到很多问题。”

  我回复他:看人的,我老婆这点面子还是给我了。

  是的,她本身脾气不好,但能在我家耐住性子,什么都客客气气,受了委屈只在我面前流泪,人前总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不容易!

  还有,我也没有做到尽善尽美,肯定有些做得不好的地方,她能包容,我心存感激。

  我不知道我和她的结局如何,但这一次,我很感谢。

  小许说:有一点点不适应但我过得很开心,很满意。

  我一直住在市区,爸爸妈妈在国企上班,山里什么样子,以前不大有概念,牛啊、羊啊没见过,而男友老家在湖北一个山村里……

  今年是第一次去他家。

  去之前,他告诉我,他们那里很穷很穷,地方很脏很脏,没有信号,春晚都看不了,可以说,与世隔绝,路程遥远,让我心里有准备。

  我当时吓傻了,心想现在中国哪有这么穷的地方啊?我真的做了准备,例如用iPad下载了好几部电视剧,这样路途不至于无聊。

  他之前告诉我,去他家要转好几趟汽车,到了湖北高铁站,先到县城,再到镇上,再到村里,再到他家。结果这次回家,他全都是包车,可能是怕我吃不消吧。我心里很感激。

  到了他家,有一些惊喜。心里原本已经准备好了很穷很穷的样子,当我看到他家的样子时,突然发现,原来并不是那么穷嘛。

  他妈妈提前一个月就从外地打工的地方回到老家,重新买了窗帘,碗筷。

  特意把原来的厕所铺上了瓷砖,每次我去厕所,男友都会站在厕所旁,陪着我。

  他妈妈买了几个大红灯笼,挂在屋檐下,把我住的小房子里贴了贴花,很有家的味道。

  去他家之后,他很多亲戚都来了,大大小小给我红包,连邻居都给我红包。真是受宠若惊了。

  原先,他家那边主要吃米饭和糍粑的,他们怕我吃得不习惯,特意从镇上买了很多我喜欢吃的螃蟹、虾,还包了我最爱的水饺。

  尽管水饺包得不好看,但我吃得很开心,让我很感动。还给我买了很多我爱吃的水果,特别是甘蔗、橘子。

  我在那边呆了好几天,有一点点不适应,但我觉得,他们真的很用心,我过得很开心,很满意。

  小刘总结:

  我觉得,农村出来的小伙子们,带城里媳妇回家,不要自卑,要用现实主义看现实,不要用理想主义看现实。

  什么意思呢?

  就是你要清醒地知道,两个人是不同的环境中长大的,你的家庭、生活习惯和女方有所差距,你要看清楚,并大度接纳自己。你还要知道,女人在一个新环境,不太能突然一下子接受。

  千万不要幻想以爱情的力量让对方无条件接纳所谓完全真实的自己,这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之后,你还需要知己知彼,做足准备,打好预防针。

  我想说,女朋友愿意跟你回农村老家,这就是最大的好,自己得好好把握,得做足准备。

  在自己家里,要给女孩子重视她的感觉,实际上女孩子也要面子的,她想让婆家知道,自己的男人对自己有多好。

  另外要打好预防针,比如去之前,你跟她说,我老家很苦的,很差很差的,你还要去吗?她一般会死要面子,说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老家,然后硬着头皮要去……

  最后就是尽人事听天命。当你做足了文章,对方还是不接受,要闹一闹,那也只能由着她了。

  到最后,还就是看她是什么、要什么的问题了。(都市快报)

责编:胡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