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少女一夜间变植物人 父母照顾9年将其唤醒

2016-01-24 07:24:00 成都商报 分享
参与

  2015年12月4日,现年33岁的杨冯霞再次接受了专家检查,发现她的智力恢复比1个月前又有好转!杨大国听后老泪纵横:“幺儿,爸不指望你能恢复到过去那样,就盼着你能一天比一天好,爸也算是对你妈有了交代呀。”

  9年多,3000多个日子,女儿终于在他和老伴的呵护下渐渐苏醒!尽管此时老伴已去世3年,但杨大国一直不能忘记她临终时的叮嘱:“小霞一定会醒来,不要放弃!”

  噩梦

  警方认为,杨冯霞很有可能是头天晚上回家时被人用利器击伤了头部,抢走了挎包中的财物,杨冯霞苏醒后强撑着走回家,却不知道颅内出血越来越多,并最终造成了再次昏迷。

  花季女孩一夜之间竟成植物人

  杨大国是重庆沙坪坝区人,他的妻子叫魏树琼,杨冯霞是他们唯一的女儿。2006年5月的一天,魏树琼上班时接到女儿公司领导打来的电话,问杨冯霞为什么没去上班?魏树琼匆匆赶回家,看见女儿果然还躺在床上。“快起来,怎么还睡呀?”可女儿没一点反应。魏树琼又用手推,杨冯霞依然没动!魏树琼的心“咯噔”一下,这才看见杨冯霞扔在床上的挎包好像被人翻过。

  “天呀,会不会……”魏树琼急忙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诊断结果很快出来了,杨冯霞竟是脑外伤引发的颅内出血,意识丧失,仅有呼吸和心跳!“怎么会这样,小霞怎么会成了植物人?”杨大国夫妇无论如何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杨冯霞才24岁呀!

  警方调查后认为,杨冯霞很有可能是头天晚上回家时被人用利器击伤了头部,抢走了挎包中的财物,杨冯霞苏醒后强撑着走回家,却不知道颅内出血越来越多,最终造成了再次昏迷。

  接下来180多天,杨冯霞全在重症监护室度过,杨大国夫妇不仅花光了几十年来的所有积蓄,还借了很多外债。2006年12月,杨冯霞转入普通病房,但医生说她能不能醒来依然是个未知数。走出医生办公室,魏树琼说:“管不了那么多,只要女儿还活着,我们就好好照顾她。”

  可不久,魏树琼又被查出患上了糖尿病!

  女儿生死未卜,自己又患上重病,魏树琼决定将女儿接回家。“医生说小霞这种情况,只要多按摩刺激她的神经,说不定就能醒。”杨大国同意了。

  坚持

  不管夏天还是冬天,魏树琼每天早上5点多钟就会准时醒来。因为这时候女儿不是快尿了就是已经尿了,她的每一天就是从为女儿清理被打湿了的被褥开始。

  母亲每天早上5点多雷打不动爬起来照顾女儿

  杨冯霞回家了,可躺在床上仍悄无声息,甚至只能靠注射流食维持生命。杨大国很快找了份晚上看大门的工作,能挣1000多元钱。

  魏树琼知道,1000多元钱对于这个家有多重要。“可你白天上班,晚上又要去打工,我真担心你的身体呀。”杨大国回答:“没事,累不垮。”

  从此以后,杨大国开始没日没夜挣钱,魏树琼则独自肩负起了照顾女儿的责任——不管有多累,也不管夏天还是冬天,魏树琼每天早上5点多钟就会准时醒来。因为这时候女儿不是快尿了就是已经尿了,她的每一天就是从为女儿清理被褥开始。杨冯霞已是成年人,光体重就有100多斤,吃喝拉撒全在床上,连每次帮她翻翻身,魏树琼也会十分吃力,但最难以忍受的还是大小便问题。

  植物人大小便没任何征兆,更不会控制,魏树琼常常刚为女儿清理完,一转身杨冯霞又会将屎尿拉在床上,屋里全是屎尿味道。女儿生活在这种的环境里,身体好得起来吗?魏树琼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要女儿拉了,她就立即去清理,就算吃饭时也是如此。一年365天,尽管每天晚上魏树琼累得连动一动的力气也快没有了,可她第二天还是会雷打不动准时醒来!

  但日子一长,杨冯霞又出现了肌肉萎缩。

  “要是肌肉萎缩了,小霞就算能醒来也很难再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魏树琼买回几本按摩书,开始试着为女儿做肌肉按摩,每天几十、几百次,而且还会轻声和女儿说话、聊天,放音乐给女儿听。她从报纸上多次看到报道,有植物人就是因为长期听音乐或听人说话,结果奇迹般苏醒了。魏树琼自然也盼着这样的奇迹发生在女儿身上……可熬了5年多,杨冯霞躺在床上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很多人劝魏树琼放弃,可她无论如何做不到。尽管随着糖尿病的加重,魏树琼已时常双眼模糊、浑身乏力。可为了女儿,她还是咬牙坚持……

  2012年1月的一天,魏树琼突然昏倒了,她苏醒后用微弱的声音对丈夫说:“女儿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一定不要放弃呀!”

  杨大国哽咽着回答:“老伴,你放心,我不会放弃女儿的。”

  接力

  杨大国把一条围巾缠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头则拴住女儿的双膝,然后双手抱住,用力将女儿拉起来,翻身,再为她擦拭身子……围巾是杨大国自己制作的,因为他的体力一天天衰退,只能借助围巾帮助女儿做运动,每次至少要拖着女儿做上百个仰卧起坐!

  妈妈走了,爸爸放弃打工全力照顾女儿

  魏树琼被紧急送往医院,没想到她再没能回家。这年4月,她临终时叮嘱丈夫:“小霞一定会醒来,不要放弃!”

  魏树琼最终没能等到女儿醒来的一天,杨大国悲痛欲绝。在他看来,老伴虽然患有糖尿病,但完全是因为多年的劳累再加上积郁成疾才早早离开了人世,他因此愧疚不已:“老伴呀,等我来见你时,我一定要让女儿能照顾好自己!”

  这样的誓言说出来容易,可谁也没有把握。毕竟杨冯霞受伤6年多了,躺在床上连一点知觉也没有。但人们很快发现,杨大国果然就接过了妻子的担子,每天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用在了照顾女儿上,他像妻子生前一样不停地为女儿清洗脏物,按摩四肢,聊天说话……父女俩每月就靠杨大国2000多元的退休金度日。

  崔庆蓉是魏树琼多年的同事,看见杨大国因为照顾女儿无法再打工,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便找到杨大国说:“要不白天就让我来照顾小霞吧。”

  杨大国连连摇头:“庆蓉呀,植物人不像普通病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屎尿拉在床上,太脏了。”崔庆蓉回答:“我也有儿女,这点脏不算什么。”果然,崔庆蓉此后就每天一早来到家中,挽起衣袖开始照顾杨冯霞!后来,她还叫上了丈夫一起来,并对杨大国说:“有我们照顾小霞,你放心去打工。”

  有这样的好朋友,杨大国对生活更有信心了,他每天打工后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女儿做运动。杨大国把一条围巾缠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头则拴住女儿的双膝,然后双手抱住,用力将女儿拉起来,翻身,再为她擦拭身子。这条围巾是杨大国自己动手制作的,因为他的体力一天天衰退,没力气再把女儿拉起来了,只能借助围巾帮助女儿做运动,每次至少要拖着女儿做上百个仰卧起坐!他相信自己只要坚持,女儿就一定会醒来。

  深夜时,杨大国会坐在女儿身边和她聊天、说话,甚至把电视打开让女儿和自己一起看。杨大国说:“树琼虽然不在了,但我不能让小霞感到孤单。我要她明白,妈妈去了天堂,爸爸依然会陪伴着她,无论多辛苦我都要坚持下去。”

  奇迹

  2015年5月的一天晚上,杨大国像往常一样和女儿聊天时,他又听见从女儿嘴里发出了“嘿嘿”的笑声!紧接着,杨冯霞还轻轻摆动起了双手!“我女儿会笑了,手也会动了!”杨大国欣喜若狂。

  坚持9年,女儿终于醒了!

  2013年6月,杨大国有天晚上回家后一边和女儿说话一边打开了电视机。电视上正播放《星光大道》,杨大国突然听见女儿笑了一声!

  这笑声虽然短暂,杨大国却像触电一样,愣愣地看着女儿,希望从她脸上看到不同于往常的表情。尽管杨大国的希望落空了,但他相信女儿的笑声并不是幻觉。

  那天杨大国激动得彻夜难眠,第二天一早就将女儿送到了医院,完成了24小时的动态脑电图检查。医生说,杨冯霞大脑部分区域的脑电波正趋于正常,并有进一步扩大的迹象!

  但接下来,杨冯霞的情况并没像他希望的那样发展。相反,几个月后,杨大国再送女儿去做检查时,医生却说杨冯霞的情况不容乐观。杨大国傻眼了。

  2014年5月,杨大国做了胃部息肉切除手术,身体大不如前,他担心自己有一天要真倒下了,女儿怎么办?他有了一种紧迫感,决定将女儿送到歌乐山一家福利院去。

  杨冯霞住进福利院后,杨大国便白天去打工,晚上到福利院照顾女儿。他常常在早上出门时对女儿说:“幺儿,爸爸去挣钱了,晚上下班带你去吃火锅……”晚上,杨大国回到福利院又会问女儿:“今天有没有遇上不开心的事呢?爸爸怎么看你不高兴呀。”尽管所有的话杨大国依然不会得到任何回应,但他仍然坚持和女儿聊天,仿佛女儿能听懂他的每句话,父女俩正促膝交谈……

  2015年5月的一天晚上,杨大国像往常一样和女儿聊天时,他又听见从女儿嘴里发出了“嘿嘿”的笑声!紧接着,杨冯霞还轻轻摆动起了双手!“我女儿会笑了,手也会动了!”杨大国欣喜若狂。

  此后,这个在床上一睡就是9年的女孩情况越来越好,而且能慢慢嚼咽食物了,如果吃饱了或是吃她不喜欢的食物,还会摇头和吐出来。后来,杨冯霞举手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幅度也更大,而且只要听见有人说“火锅”、“咖啡”,她就会笑得特别开心。

  2015年11月4日,新桥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刘仕勇教授为杨冯霞做了全面检查,认为杨冯霞的意识已部分恢复,全身肌肉也几乎没有萎缩……杨大国听后老泪纵横。

  如今,医生说杨冯霞已不再需要药物或其他方面的治疗,只要好好照顾,坚持做康复训练,她就会慢慢好起来。杨大国说,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可以彻底醒来,有生之年还能听女儿叫他一声“爸爸”!

  (本文严禁任何形式的转发和转载,违者视为侵权)

责编:张冬艳